云报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1年12月02日

忆山芋干

阅读数:199  

■ 易少敏

童年的岁月封尘在记忆深处,静静地,微风吹过,泛起层层涟漪,默默拍打着心灵;有一种美好,叫童年的记忆,亦如山芋(红薯)干淡淡的清香和丝丝的甜味。

时光飞逝,感觉今年的秋天特短,还没能尽情欣赏秋日的美景,冬天就悄无声息地乘着呼啸的北风、踏着飘荡的黄叶款款而来。山芋怕冷,得在冬季来临时起土收进室内,为了长时间保存,山芋切片晾晒成芋干是最佳办法;秋天雨水少,空气干燥,是晒芋干的好时期。

秋冬之间,山芋收获的季节,亲戚、同学送来较多山芋,一时吃不完,又怕冻伤,爱人提议切山芋干收藏,我当即赞同。一股寒流刚过,天空放晴,天气预报显示未来一两周天气持续晴好,是晒芋干的好时机!

爱人退休闲暇,立即行动起来,洗去泥土,削净表皮虫害凹下的疤痕,接着在砧板上切起山芋干。毕竟曾是切芋干的行家里手,不仅速度快且片片厚度均匀,不多功夫就只剩一小盆山芋,爱人说手臂有点酸。我正跃跃欲试,接过菜刀切几下,小时候我也切过山芋干,重操旧业也得心应手,说说讲讲,一盆山芋不知不觉便切光,“真快活,像玩游戏!”我笑着说,就是这随口说出的切芋干的快乐感受,却勾起童年艰辛而难忘的回忆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秋末冬初,田地庄稼收割一空,每家每户从生产队分配成堆的山芋,须切成一些山芋干保存一直吃到来年麦收。

面对大量新鲜山芋需要切干,家人齐心协力,大姐、二姐、三姐个个都是切芋干的能手,但他们都上学只能在星期天切些,切芋干的活主要落在妈妈身上。白天一家10口人的家务要忙,妈妈常常切芋干至深夜,夜深人静,我曾一觉醒来还看到妈妈独自坐在凳子上默默地切着芋干,煤油灯黄晕的光映照着妈妈满头华发!

切芋干的工具有菜刀和刨子,童年的我不敢用刨子刨,用菜刀学着大人的模样切过芋干,面对成堆的山芋,真的有点发怵,紧握刀、快速切,一会儿手就磨出水泡……

山芋干切好,我带到新工作单位偌大院落的宽阔水泥路旁和大理石凳上晾晒。将芋干尽量均匀抛撒开来,然后把重叠的挪开即可--晒芋干的小技巧,妈妈告诉我的好方法。

一块块平放在地上的山芋干,白花花的一片,久久地伫立,默默地凝望,便觉得时间在倒退,眼前呈现儿时家乡晒芋干的场景:每家一次都切上百斤乃至数百斤的山芋,撒在收割后的田野里晾晒,那时山芋红皮白肉,一家一片,家家户户的山芋干汇合成一大片,远望恰似白茫茫的湖面,又如冬天的白雪积满旷野,那也是一种美,是一种浩瀚广博的大美!

天气晴好,北风劲吹,田野得风得太阳,一片片芋干聚拢着阳光,五六天就彻底晒干。晒干的芋干表面有许多圆状微微的突起,那是它富含淀粉析出所致,吃起来面面的,耐嚼,劲道有味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如中途遇上秋雨连绵,半干的芋干极易变黑变质,必须立刻处理:人吃,猪也吃——那时的山芋也是村民的口粮呀!

新鲜山芋,甜蜜,甘之如饴,但冬天气温低不易保存,而山芋干的甜虽然淡了点,却可长期保存长年拥有,想吃时随手抓它两把,烧稀饭抑或熬粥随你的便,且它还有种别样于新鲜山芋的淡雅滋味,耐人寻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