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报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1年12月02日

迟到的驾照

阅读数:179  

■ 冯 军

年轻的时候就渴望有一个驾驶照,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未能如愿,这一拖竟耽搁了几十年,自从有了放宽小型汽车驾驶证申请年龄的新规后,扣在心底的结开始有所松动,可谓“春风已拂面,何不先分享”。

考驾说起来也不是一件小事,尽管不要孩子们出钱,但不能不和他们讲,有必要开一个家庭会通过一下。

家庭会安排在一个周末的午饭后,首先我把自己近年来驾驶电动车的体会介绍一番,并想再通过正规驾校系统培训一下,从而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和驾驶能力,我说:“今天开个会,把这个事情跟你们说一下,就是想得到你们的理解和鼓励。”时间沉默了好一会,只见大儿子欲言又止,到底是他先开了腔:“不错,当初为了接送孩子读书我给你买了车子,可时过境迁,你现在已是年过七旬的人了,身体行吗?”我知道他要先讲话,孩子中他是老大,他讲过以后,别人才好讲,没想到他竟讲出这样的语句,出乎我的意料。老伴坐在我的对面,一双眼睛望着我,看得出她有话说。果不其然,她咂了咂嘴压低声音说:“今天的家庭会我来主持一下吧。”只见她不慌不忙,慢条斯理,语气轻柔却句句沁人肺腑,声音低沉但字字清晰透彻。“孩子们,你爸想学驾照的事,去年我就知道了,我为什么会同意呢?说来话长,那还是几十年前的事。那时我们刚结了婚不久,他在单位就报了名,参加了驾驶员学习培训班,大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由于我的身体出现了情况(后来经医院检查得知怀了孕),他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庭,不得已退出培训班,看着他念念不舍的样子,我答应了他,等以后有机会我来帮他圆了这个梦,这一拖竟拖到了这个年纪。听说国家有了新规定,报考驾照的年龄不上限了。我们晚上到街上去散步,绕过路边停放的新车的时候,他都要停下来站一站,用手去摸一摸,我心里早就明白了他的心意。”

就在老伴讲话的时候,二儿子的手机响了好几遍,看得出他有事在身,只见他和大儿子低声耳语了几句站起身说:“下午有个活动,为了提高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质量,增加他们的幸福感,社区和有关部门联合举办一个老年人智能手机培训班。我的意见和老大说了,由他为我表达。”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接着手机,“喂喂”地走了。老大说:“我和老二意见一样,同意考驾,同意换车,但要买齐保险!”

两个儿媳是我们家庭中的重要成员之一,有权力,有责任为此事表个态。“我……”她们异口同声,只听大儿媳说:“学个驾照本是件好事,可开车更要认真对待,安全意识要强。我们作为晚辈都希望你们晚年幸福,多过上几年好日子。一句话,你们开心就好。听说还要换车子吧,看看钱够不够,不够和我说一声。”家庭会上,二儿媳的神态始终是漫不经心,可最后还是说两句:“学考驾照,我们不反对,反而还赞成,可我怀疑你能考过去吗?想当年我考驾照时三上两下,最后好不容易才考过去,挺难的。打个赌啊,考过去费用我来掏,考不过去分文没得。”大儿媳说店里来了不少顾客,二儿媳说疫情期间社区要加班,一个拎着挎包,一个戴上口罩,骑上电瓶车有说有讲地走了。这时饭厅里只剩下我和老伴两人,我望望她,她看看我,会心地笑了。

家庭会开了以后,意见得到统一。我要去找一所好的驾校,争取好的成绩来感谢他们的关心。真正接触驾校的还是从基础驾驶开始。在驾校里见到了我们的教练。听校长说过教练姓章,是这里的管理部主任,兼职教练,有着近三十年驾龄的老师傅,技术精湛,经验丰富。经过分组编班,我们这班一共四人,是老中青三结合。

由于我们新来乍到,第一次见面都不熟悉,章教练把我们叫到一起,相互间作个自我介绍,他说:“各位学员,马上你们都要进入车辆驾驶阶段了,我想说的是当你们手操着方向盘的那一刻,心里面会有什么想法,是否能感到这里面的份量有多重。”他边讲边模拟做个磨方向盘的手势。接着说:“你们将来都是驾驶员,行使在祖国的四面八方,你们是否感到自己的责任有多大。”他说话时语气深沉厚重,铿锵有力。他接着又轻松地说:“根据多年的教练实绩看,凡是我手上接过来的学员,不通过的几乎没有。我有两个信条:技术不熟不推人,临考前夕不训人,希望你们也要树立两个信条:安全、责任。

别看这十几分钟的“班会”时间不长,却给了我们很大的触动。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我们和教练一样顶烈日,冒酷暑,每天按时按点进场地,经常是汗流浃背,大家从不叫一声苦。由于教练教的很讲究技巧,又把所教的项目经过科学搭配,我们几个人在较短的时间,基本掌握了科目三和科目二的驾驶要领,并在考试中一举通过。教练笑了,学员乐了!

目前,我和我的校友们都已拿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动车驾驶证,大家相互祝贺,相互勉励。当我拿到这本迟到了近五十年的驾驶证那一刻,我在想这不仅仅是本普通的驾驶证,更是我步入老年期的体检合格证。